热爱伞修的狗子

终于吃到了呜呜呜小周真好看!爱他!

[男神x你][苏沐秋]与子书

宵旬:

#有点长x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沐秋:


好久不见,你好吗?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呀,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提笔写过信了,上一次写信应该还是在上小学的时候,老师让我们给自己的父母写一封感谢信,距离现在都已经过了十多年了,记得当时那封信写得毫无章法,字也写得歪歪扭扭,所以在我写下这封信之前,预先写了一封草稿作为练习,无奈与十年前一样不知所云,字似乎也没有好看到哪里去,可尽管如此,我还是想要给你写一封信。你可能会嘲笑我的字体幼稚,可能会吐槽我竟然选用书信这种传统的交流方式,但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一种能够将自己的情感传达给你的方法了。


这是我给你写的第一封信,准确来说,这是一封情书,是我给你写的第一封情书,是我写过的唯一一封情书,也可能是我写的最后一封情书了,看到这里,你有没有觉得很高兴?


沐秋,在你刚离开的时候,大家都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我和沐橙几乎就像是快要崩溃一般,头几日过得都是浑浑噩噩的,好像没有你的生活就不再是生活,我们所过的都是被强塞过来的日子一般。对了,悄悄告诉你,有一天晚上,我看见阿修一个人在偷偷抹眼泪呢,不过在发现我跟沐橙都瞅着他时,那家伙还死要面子不承认,硬要说是被烟呛的,苏沐秋,你说你多大的面子呀,那还是我第一次看见叶修掉眼泪。


沐秋,在你离开的这段日子里,我仅能依靠与你的那些回忆度日。还记得以前,只要和你待在一起,我似乎就自动带上了保姆的属性,可沐橙总喜欢美其名曰人妻光环,你扪心自问一下,事实上不就是专门来照顾你吗?你这个人的体质也真是让我没话说,一年四季都能感冒,我跟你说了好几次不要总是闷在家里,总不晒太阳的话对身体是没有好处的,无奈你总是把我的话当作耳旁风,听过就罢,现在回想起来,我的少女时代似乎就是在照顾你这小祖宗的生活起居还有看着你和阿修每天在网游里一决高下中度过的,虽然听起来并不怎么浪漫,但倒也不会为此惋惜,毕竟这也是一段宝贵的经历。


后来我又想了想一些带有恋爱色彩的部分,只是那时我俩都没来得及干些什么呢,也不过就是牵牵小手打打啵儿,而且静下心来仔细算算,我们两个也没有亲过几次,这下可好了,连回忆的资本都没有,只好反反复复地去想那为数不多的几个吻,那时候大家都脸皮薄,不敢亲得太过火,只是浅浅的淡淡的,就连伸舌头时都没有一点让人多想的感觉,只是小心翼翼地探到对方嘴里打个转,随即便草草结束了这个吻,事后我还总有些不好意思,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怪好笑的,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只能说还是当时太年轻啊,要是你现在再来跟我接吻,保准不是这个感觉了,不过现在也真的只能想想了。


你不喜欢拍照,总是说着本人就在这,留着那么多照片有什么用,所以我们四个人的合照不算多,我和你两个人单独的照片就更少了,打印出来的就只有一张,那是我和你一起照的一张自拍,是你按的快门,不是我说,那张照片拍得可真是有够烂的,对焦都没对上,你的脸好歹还能看清一些,可我完全就是个虚影,那时让你多和我拍几张,你不听,现在好了,真人不在了,照片也没有,我该对着什么来想你呢?只好对着你拍的这张狗屎照片,对着这张连边上的泡面都比我脸清晰的破照片,我长那么好看却被你拍成这样,我心里可难过了,真的,一直到现在都为这事难受呢,难受到一见到那张照片就忍不住想哭。


沐秋,原谅我只是叫你一声沐秋,没有给你用更加亲昵的称谓,甚至都没有在你的名字前加上诸如“最爱的”之类的定语,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因为我已不能这样称呼你,有另一个人将要被我称作“最爱”了,毕竟这是生活,人总是要向前走的,我也不能停滞不前。你还记得吗?我曾经和叶修还有沐橙打过一个赌,说我一定是我们之中最早结婚的,他们当时还不相信,可事实证明是我赢了,我要结婚了,虽然新郎不是你。


知道这个消息后,你心里有没有稍稍为此紧张一下?是不是想要知道我把自己托付给了怎样的一个人呢?你别着急,我来慢慢说给你听。他是个很好的人,比我大两岁,稳重又内敛,工作稳定,有房又有车,长得也不赖,哎,别说我肤浅,我只是比较现实而已。他还是个很有责任心的男人,而且对父母很好,一旦有空就会去看望他们,我也和他的父母见过好几次了,他们对我也很和善,都是通情达理的人,我相信我们以后能相处得很好,所以不用担心。


结婚之后,我想我们应该也会像其他新婚夫妇一样来一个蜜月旅行,好好出去转一转,看遍那奇伟瑰怪......还是算了,我想还是不用大费周折就能到达的度假胜地比较适合我,你也知道的,我这个人不好动。


再然后,等我们享受够了二人世界,或许就会带一个新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然后三个人其乐融融,幸福美满地生活在一起。


沐秋,我也曾以为,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结婚的时候就请阿修和沐橙来做伴郎伴娘,然后组建起一个小小的家庭,可是我们也该知道,不是事事都能如愿的,虽然心存遗憾,但也不要太过意不去了。


沐秋,你没有必要为此伤怀,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有两朵玫瑰,一朵是红玫瑰,它鲜艳而馥郁,在你的生命中留下惊鸿一瞥,它令你念念不忘,但或许只是你这一生中的匆匆过客;另一朵是白玫瑰,它平淡却无暇,如月光夜夜盈窗,它历久弥新,给你最长久的陪伴,最长情的告白。我想,或许于我而言,你就是那可望而不可即的红玫瑰,我于你也一样。沐秋,我们都该看开一些。


可是沐秋,我最爱的沐秋,我没办法看得那么开,之前所说的那满满一席话、那密密一页纸,都不过是我的自欺欺人罢了。


什么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之前写的那些屁话都他妈是我瞎扯的,现在是你车祸昏迷后的第三天,是医生让我做好心理准备的第三天,是我提心吊胆地度过的第三天。我根本没有要结婚,我现在根本就还不能结婚,也根本没有那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和我相爱,那都是我瞎说的,我之前写的那些“当年”都是放屁,什么当年,现在就是那个“当年”,本来只是想装作自己已经十分释然的样子,以未来的语气来给你写一封信,谁知道我根本写不下去,你是不是又要笑我了?现在我都只想把之前写过的那些内容全都划掉,因为我真的好想你,我舍不得你。


其实这封信是我在你床边守夜时写下的,或许会在你真正离开我之后它才能送到你的手中,而且不是通过寻常的方式寄给你,它可能会在某一个祭扫日,和那些纸钱一起烧给你。但我真的不希望它被焚为灰烬,因为那意味着我完完全全地失去了你,可我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现在你的情况很不好,但我不想放弃,阿修和沐橙也不愿放弃,我们每日每夜地祈祷,祈祷你能快快醒来,我们四个人再继续那平平淡淡的生活。沐秋,你不是一直都很想成为职业选手吗?现在机会来了,你和阿修都可以加入嘉世了,可你怎么就这样倒下了呢?再这样下去的话,这大好前程可就只是阿修一个人的啦,你一定不会甘心的吧?你不是还要继续追逐你的梦想,继续你的荣耀吗?不要置这一切于不顾啊,不要置我于不顾啊。


沐秋,我最爱的沐秋,写下这封信,就意味着我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意味着我已经准备着接受你的离开,准备着要开始一段新生活,就像我之前写的那样,可是我觉得我没法那么洒脱,我没法就这样干脆地忘记你,我想你就像是数学考卷上的最后一道小题,哪怕再来一次,我也还是会栽在你身上。现在说来或许不值得相信,但我还是想说,我可能只会栽在你身上。


沐秋,我希望天黑的时候有你陪着我,不管你是否在我身边,短信也好电话也罢,你的存在,你的一言一行对我来说都太重要了,所以别让我一个人啊。


不说了,又要哭了,沐秋,要是有一天,你真的在「那个地方」收到了来自我的这封书信,那你可就真的要好好反省一下了,因为你一定让我掉了很多眼泪。所以,千万别让我送出这封信啊,我真的,好不想送出这封信啊。




                                                                                                      你媳妇儿






合上信纸,苏沐秋又反复对折了好几次才罢休,他攥着那方信纸缓缓踱到你身后,然后伸手环住你腰身,将脸埋在你的颈窝。


“沐秋?”你搭着苏沐秋的臂弯转过身去,随即稍稍倾身勾上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在他唇畔落下一吻道,“怎么了?”


“没事,就是想抱抱你。”苏沐秋像是极为放松一般眯起了双眼,在你肩胛磨蹭一会儿后才抬起头来,露出一个餍足的笑容,然后讲信纸在你眼前展开,问道,“现在来说说,这是什么呀?”


你松开了苏沐秋,接过信纸扫了一眼后便意识到那是什么,脸上浮现出极为不自然的绯红,你一边将信纸往口袋里藏一边尴尬地开口:“多少年前的东西了,这都能被你翻出来......”


“都是真实想法?”苏沐秋觉得你的反应有趣,伸手揉了揉你的发顶。


闻言你愣了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神情变得有些严肃:“当然,当时是真的担心死了,你别看我这封信写的又臭又长,其实不光笔墨花得多,眼泪也花得不少。”


“不过这信算是白写了。”苏沐秋突然捂住心口,一副十分痛惜的样子。


“你干嘛用那么惋惜的语气说这种话啦。”你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苏沐秋浮夸的表演,“白写最好,还好是白写的,还好你没事......你别和我说这个了,一想起来我就又要掉眼泪。”


“不提了不提了,把眼泪留到明天婚礼上的动情时刻吧,苏太太。”苏沐秋附身抵住你的额头,毫不掩饰地对上你有些闪躲的视线,眸光似水,那是几乎要将你淹没的温柔。




还有美好的未来呢,那是属于你们的以后,别问喜悲,他将引你一路向前,别问安否,交予他你的手,你放心蒙上眼睛,他会给你最想要的每一个步骤。








-Fin-

Dopy.:

沐修:



我超帅。:







“他们说,你是主角嘛,”小姑娘很不爽:“有什么不可以见人的呢?接着,就用放大镜对你的一举一动三百六十五度地挑刺。”








“今天说落魄时的你没打理发型,明天说一心输赢的你不近人情。”








“他们真讨厌,你根本不是那样的。”








叶修忍不住笑了。








小姑娘怔怔地看着他,叹了口气:“我知道啦。书上说,你不介意有人黑你。”








叶修又笑了起来。“既然是主角,当然要配得起这种考验了。”








“可是,”她不甘心地说,“他们根本不知道你的好。”








“如果听说过我名字的人,都知道我做了什么,”叶修说,笑了一下:“我将无比荣幸。”








“因为我做过的每一件事都无愧于心。”





呕。

东条北!:

看完之后直接爆炸

再去买份免费午餐

官方真的太恶心了

打伞天:

目瞪口呆。

入坑晚,以前只当官方吃相难看,没想到官方根本没有吃相。

这特么是直接在叶粉身上钻了个孔上泵抽啊?!

不说了再去买一次免费午餐。

打火机:

别买了,别买了,一分钱周边都不要买了,忍住,答应我,好吗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到现在,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刀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病人你好:



酒昧: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作者在注销账号。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篇连载同人变成坑。
每一分钟,每一个红心蓝手的帮助都刻不容缓!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红心就可以让作者中午多吃一盘菜补充丰富维生素;一个蓝手就可以让作者狂喜乱舞有氧运动四十分钟强身健体。

一条与剧情有关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写出至少八百字抒情议论文回复,一条与剧情有关且大于二十字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上天入地与哪吒共同闹海。


关爱珍稀作者,不要让世界上最后一篇文成为自己的腿肉。


























毛利波特桑:

16岁

蓝字叶修 橙字苏沐秋 粉色沐橙

超幼稚的三人

彼时年少 大神也不过少年 


————————————————————————

这张图好像是前年画的生贺………………中的一张 前年没画完今年发了预热一下

生贺构图卡到死

Dopy.:

Muize.lupe:

针对空间一条说说,看到第一句话就气的在抖。
什么叫做理解在手作饼干里面藏针???这么说,不讲道理的说,理解这种行为,原po的素质也高不到哪去。
今天我也不讲什么委婉礼貌了。
一句话,爱看看不看滚,别人太太是欠你什么???刀手得罪你了???
我讲个真事,以前列表有一位文手爹爹,以前是发糖的,有一次发了一把刀,一篇正剧风的文,文笔,剧情,文章节奏都可以称得上是顶级。那个爹爹当初来找我帮他一起磨,记得特别清楚,从星期六到第二个星期二,我美术生晚上十一点下课回家,他就等我等到十一点半开始磨,磨到两三点,我提的细节,提的建议她都会特别认真的改。有一次我睡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就看到,三点多钟,我和爹爹的聊天列表躺着一篇改好的稿子。那时候真的,超级佩服这位爹爹。
但结果呢。
结果呢。
结果是她发了这篇文,很多人取关了她,还有人直言不讳的说,当初我是因为吃糖关注你的,现在发刀了取关取关,一开太太发文以为是糖,结果是刀子,觉得自己被骗了,取关取关。
我亲爱的小姐姐小哥哥们啊,哪怕是无心的,你知道这是怎样的伤害吗?
第二天晚上爹爹跟我小窗,我们两个开的语音,说着说着爹爹哭了起来,我至今记得她说的一句话。
“我只是想写我自己想写的东西,想写有人能记住的东西。”
那时候我想陪着她一起哭。
这就是你们的爱吗?
这就是你们的喜欢吗?
之后有一次,爹爹收到了别人寄过来的一封信,打开,寄信的是一直说很喜欢爹爹的一个姑娘,而那封信里却没有了以前喜欢的情绪,几乎都是,你为什么要拆散我喜欢的那个cp呢?你为什么要让他们受伤害呢?
而爹爹跟我讲这件事的时候却说了一句。
【对不起。】
真的,我特想说你没对不起任何人,但是所有的语言都无力了起来。
如果这是以爱为名义造成的伤害,这样就不过分了吗?
那么认真的无偿的给予的太太们,她们得到了什么?
针,刀片。
伤害,恶意。
这些让人心酸的事难道还要一件件的发生下去?
我想对那个妹子说,无论你发这条说说的初心在哪里,但是若这是你对太太们的爱,我告诉你三个字。
你,不,配。
无论是对三次身体造成的伤害,还是二次语言造成的伤害,若是说你们曾经喜欢过,我都自认为这种喜欢廉价。
你不配,你不配喜欢她们。